澳门金莎 1

【澳门金莎】大器晚成,褒贬不一的汉武帝名臣-公孙弘

澳门金莎 1

提到儒家思想,就不得不提到至圣先师孔子,儒家思想的开创者,不过从春秋战国儒家思想诞生以后,就一直没有得到统治者的重视,孔子本人也在各国颠沛流离,到处传播自己的政治思想,但是处处碰壁,还多次身陷险境。这并不能说明儒家思想没用,而且不逢其时罢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在孔子之后还出现了孟子、荀子等大家,包括孔子的弟子,各个都有突出的才能。因此孔子不仅是儒家思想的开创者,也是杰出的教育家。最近趁着活动在京东买了一些国学的书,其中就有《论语》,记得上学的时候学过《论语》,只有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包括“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不过这些不过是《论语》的冰山一角,这部著作的内容远比这些更多。

汉武帝时代,更多的是论及武帝的雄才大略和他手下的名将如卫青、霍去病等抗击匈奴,开疆阔土,建立了无数功勋,很少有提及武帝时默默工作的文臣集团。正如人吃多了生猛海鲜,反而对粗茶淡饭更感兴趣。名将如海鲜,文臣如淡饭,二者协调方能大可治天下,小则调人味。下面介绍的便是一位大器晚成的人物——公孙弘。
潦倒前生
公孙弘,字季,淄川薛邑人,从“少时为狱吏,有罪免”,可以推测他的出身不应该很清贫。狱吏虽小但也是官啊。至于后来所谓的“穷的帮人放猪为生”更多的还是失去小吏之位后对生活不满的一种发泄,而并非是为了谋生而从事的职业。更明显的例子就是40岁后开始学习儒家经典,钻研《春秋》。如果是普通的农人家庭是很难有这样的认识的。这里也不得不钦佩一下公孙老兄,人都说三十而立,而公孙弘已过不惑之年,虽然仍是一无所成。但他没有放弃,而是努力的去学习新的知识。这一点真的是太可贵了。毕竟时间并不仅仅使人衰老,更消磨的是一个人的斗志。
“牧豚海上”的生活不知过了多久,史书也没有更多的记载。从他40岁后倾心于儒学经典这一选择来看,他对时代的脉搏的把握不可谓不准确。毕竟汉初的无为而治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在当时看来研究黄老子才是正途,儒学就有些偏门了。
果不其然,汉武帝初登帝位,就开始将统治思想从黄老之学向儒家经典转变。我们的这位孝武皇帝不在看重无为而治,而要有为而治。即位后建元元年,发布求贤令诏举贤良方正。年已60岁的公孙弘慨然应征,多年的混迹已使公孙弘对生活,对社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更能投年少气盛的武帝所好,很快得到了武帝的赏识,被拔出列,任为博士。汉武帝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出使匈奴,归来后估计对武帝发表的一通贤良方正的“以德怀远”的迂阔之论,没能得到武帝的赞许,反而惹怒了武帝,“还报,不合上意,上怒,以为不能,弘乃移病免归”。此次入世的失败,归其原因:主观上公孙弘的表现可能平庸了,但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武帝年少气盛做事过急,在未能掌握实权的情况下大肆的宣扬儒学,打击其他的学说,这大大的侵害了很多非儒的不满,朝野上下以窦太皇太后为首主张无为而治的思想还比较根深蒂固,不是轻易可以动摇的。“毋奏窦太皇太后”终于彻底激怒了太皇太后,她断然予以镇压,在这次朝野的动荡中,武帝所提拔的倡儒之士都受到了一定的打击,丞相窦婴太尉田蚡免职,御史大夫赵绾、郎中令王臧皆被逼自杀。六年后,随着窦太皇太后的去世,武帝几年的磨练已经逐渐的掌握了实权,开始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武帝倚文景四十年生聚之财、挟国富民强之威,要做大有为之君,在此背景下,公孙弘第二次踏上了他的政治生涯。
大器晚成
元光元年,武帝再次颁发了求贤诏,年望七十的公孙弘第二次被淄川国举荐应贤良文学对策。这次武帝出的题目内容是上古尧舜为什么能风调雨顺、风俗朴实、政治清明,要贤良文学们从“天文地理人事之纪”作答。公孙弘则在对策中提出了“治民”八条。
臣闻上古尧、舜之时,不贵爵常而民劝善,不重刑罚而民不犯,躬率以正而遇民信也;末世贵爵厚赏而民不劝,深刑重罚而奸不止,其上不正,遇民不信也。夫厚赏重刑未足以劝善而禁非,必信而已矣。是故因能任官,则分职治;去无用之言,则事情得;不作无用之器,即赋敛省;不夺民时,不妨民力,则百姓富;有德者进,无德者退,则朝廷尊;有功者上,无功者下,则群臣逡;罚当罪,则奸邪止;赏当贤,则臣下劝:凡此八者,治民之本也。
公孙弘在对策中所提到的观点估计没什么新意,只是对经典的一些重复论述。在加上自己年老估计也没有给负责考试的太常留下什么好印象。所以太常将他的对策排在了下等,呈给了武帝定夺。没想到武帝对他的对策十分赞赏,反而将他的对策拔为第一名。武帝召见公孙弘,看这老头精神矍铄,容貌伟岸,打心底高兴,再拜他为博士,待诏金马门。看来武帝是和公孙弘前世有缘,公孙弘该回家烧高香啊。这次能被看重实力是一方面,运气的成分真的大了点。
可能是这次诏见激发了公孙老先生的斗志,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更多的幻想。虽然有着60多岁的年龄,但却有着20岁的心脏。看着自己的年龄时日不多,为了争取更大的晋升机会发表了如下近似吹牛的观点:
“陛下有先圣之位而无先圣之名,有先圣之民而无先圣之吏,是以势同而治异。先世之吏正,故其民笃;今世之吏邪,故其民薄。政弊而不行,令倦而不听。夫使邪吏行弊政,用倦令治薄民,民不可得而化,此治之所以异也。臣闻周公旦治天下,期年而变,三年而化,五年而定。唯陛下之所志。”
这里公孙弘大有以周公自居意思。武帝马上问他:“弘称周公之治,弘之材能自视孰与周公贤?”公孙弘更是“大言不惭”的应对:“愚臣浅薄,安敢比材于周公!虽然,愚心晓然见治道之可以然也。去虎豹马牛,禽兽之不可制者也,及其教驯服习之,至可牵持驾服,唯人之从。臣闻揉曲术者不累日,销金石者不累月,夫人之于利害好恶,岂比禽兽木石之类哉?期年而变,臣弘尚窃迟之。”此次的吹捧可以说达到了很好的效果,武帝能容下东方朔的神吹,当然也会留意公孙弘,对他的言论很惊异,大加赞赏。公孙弘一岁三迁,以火箭般的速度,元光二年晋升为左内史,成为主持京师政务的重要官员之一。元朔三年晋升御史大夫,第二年就代薛泽任丞相,封平津侯,位极人臣。以儒生而荣登相位,公孙弘在西汉是开端人物。有趣的是因他也形成了许多的规制。汉本以列侯为丞相,而公孙弘以布衣为御史大夫,后擢升为丞相,武帝特封之为平津侯。此后,便有先为丞相后再封侯的惯例。凡丞相必为列侯,故称丞相为君侯。因武帝封公孙弘为列侯,食邑为高成县平津乡,此乡范围很小,仅六百五十户,从此有丞相封侯不过千户的惯例。做为儒生而有如此荣光,“天下学士靡然乡风”也就不奇怪了。最后在元狩二年寿终正寝。
平庸政绩
说公孙弘的政绩平庸更多的是结合他任政期间武帝的作为而言。从元光五年公孙弘任政的十年间,好大喜功的汉武帝在政治、军事、经济和思想文化上有很多的重大措施。但作为朝中重臣的他真正参与的少之又少。下面我们列举一些史书上明确记载与他有关的政绩:
1,元光五年,当时,朝廷注重与西南夷的沟通,并在巴蜀设立了郡县,由于赋役酷虐,巴蜀百姓为之叫苦不迭,天子便派公孙弘去视察。公孙弘归来奏对,又不合皇帝之意,弘大骇。但武帝并没有深究此事。元朔元年时东夷归降,武帝打算在朝鲜的中部设立沧海郡,二年,卫青等将领击败匈奴右贤王,收复河南地,置朔方、五原郡。而公孙弘并没有吸取西南夷的教训,而是“弘数谏,以为罢敝中国以奉无用之地,愿罢之。”公孙弘所提到的建议,武帝并没有直接了当的否认,而是通过朱买臣廷辩陈述置郡的好处,“发十策,弘不得一”。至于公孙弘是真的不能应对还是了解到了武帝开疆的决心而故意回避,我想后者的因素更多一些。公孙弘也知趣的作出了让步谢曰:“山东鄙人,不知其便若是,愿罢西南夷﹑沧海而专奉朔方。”这件事可谓武帝与公孙弘都作出了让步,也可以看出武帝对公孙弘还是非常器重和信任的,同时也缓和了内廷与外朝的矛盾。
这三件事都与汉武帝的开疆阔土的对外政策有关,可以明确的看出公孙弘在汉武帝的开疆阔土上态度,显得过于保守。只看到了拓边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未能看到其积极的意义。这多少也影响到了武帝在重大决策中不可能把它考虑进入内廷,而把它放在外朝作为执行者的角色。这也就注定了他在政治上不会有太大的作为。
2,元朔二年,武帝时民间有名的江湖大侠郭解被官府抓获。通过审查,郭大侠亲手杀人的案子都发生在朝廷颁布大赦令以前。大赦令颁布以后他的小弟们所犯的杀人案,他都不知道。按律郭大侠应该无罪释放。此时身为御史大夫的公孙弘则力主族灭郭解一家。公孙弘说下了这样一段话::“解布衣为任侠行权,以睚鴺杀人,解虽弗知,此罪甚于解杀之。当大逆无道。”游侠是春秋战国相对自由开放的思想所衍生出来的产物,他们在一定的期间能曾经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例如在平定七国之乱的时候吴楚大侠剧孟在平乱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游侠本身他们以武犯禁,无视国家的法律,这本身也会影响国家社会的稳定。而此时武帝加强中央集权的政策,团结国内的一切力量,削弱豪强的势力。游侠这个阶层就成了尊王政策的阻碍。公孙弘在此问题上,看到了游侠的影响,而且也说到了武帝的心坎了。虽然郭大侠刚好钻了法律的空子,但影响到了皇帝的利益,不死才怪呢!
3,元朔五年六月,公孙弘与太常、博士一起上书建议武帝,提出兴学、置博士子弟、任儒生为官的建议。在下总是觉得这件事才是公孙弘一生中最为有影响的事迹。因为这一政策使得儒生入士就有了规范化的门径。使得大量的儒生跻身汉朝的庙堂,大大提高了官员的文化素质。这对于提高执政效率有着积极的意义。虽然儒生在工作中过于书生气显得软弱,但总体上还利大于弊。跟随汉高祖刘邦征战天下有功而从政的人员在汉朝政坛上消失,而儒生的介入很好的解决了这一国家政治转型。
从史书上的记载来看,公孙弘为政的功绩实在不敢恭维。简单分析其原因:
公孙弘在担任御史大夫及丞相的时候,内朝已经建立并承担了国家决策权,而处于外廷的丞相或御史大夫已经处于无足轻重的地位,更多的是以执行者的身份出现。这是公孙弘政绩寥寥的根本原因。
武帝在位期间发动了多次的对外战争,战争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武将。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所以武帝最为重用的官员多以武官为主。武帝时期的武官团体在朝廷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也是导致公孙弘边缘化的一个原因。
公孙弘在对外政策上与武帝有着较大的分歧,多以对立面的身份出现。而且公孙弘为人比较圆滑小心,没有胆量和魄力去违皇上意。还有他的年龄精力有限这些也多少注定了政绩平庸的本身的原因。
品头论足
中国人总喜欢在一个人死后,给一个人下一个盖棺定论。然而评价公孙弘的一生,则有着诸多的分歧。
在他生前之时,《诗》博士辕固就骂他“曲薛阿世”,和他同朝为臣喜欢直谏的汲黯斥责他“多诈而无情”。但在下觉得尽管他们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有些过了。他的多诈奸猾也并没有多大的奸佞。只是在这两位过于正直的人眼中容不下。他做事显得过于圆滑,这可能与他多年生活的混迹所总结出来的生活阅历。他很少参与廷辩,即使廷辩发现与武帝的意见相反,便马上服输。
他贵为三公后自奉仍然很简朴,用布被。他的这些行为,使不少人认为是故意做出来的。汲黯就向武帝告他“弘位在三公,奉禄甚多,然为布被,此诈也。”当皇帝责问他是,他都一一承认,回答的相当得体:“有之。夫九卿与臣善者无过黯,然今日庭诘弘,诚中弘之病。夫以三公为布被,诚饰诈欲以钓名。且臣闻管仲相齐,有三归,侈拟于君,桓公以霸,亦上僭于君。晏婴相景公,食不重肉,妾不衣丝,齐国亦治,亦下比于民。今臣弘位为御史大夫,为布被,自九卿以下至于小吏无差,诚如黯言。且无黯,陛下安闻此言?”公孙弘生活简朴,在奢靡之风横行的武帝时代,与贵族们生活奢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行为不能说没有一点沽名钓誉的味道,但也不乏主观上的真诚,毕竟他曾经贫穷过,体验过社会下层的生活。但这种行为怎么说也不能做为诋毁他的一个借口。
公孙弘为人表面上看十分宽厚,甚至将大部分的俸禄都用于门客们的生计。但内心并非如此,他为人意忌,外宽内深,他容不得比他高明的人,更容不得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人,表面伪善,暗中报复。促成主父偃诛族和对董仲舒包藏祸心的调用,向我们展示了他内心阴暗的一面,使他道貌岸然的儒者形象大大缩水了。
元朔二年,提出“推恩令”的主父偃,先是被武帝安排主持燕王刘定国谋反一案,逼其自杀。接着他又任齐国相,齐王刘次昌行为不端,逼齐王自杀。不久,赵王刘彭祖告发主父偃有收受诸侯贿赂的丑行,武帝此时应该想从轻发落的,毕竟削弱诸侯的力量是武帝一直推行的,主父偃的行动也是得到武帝首肯的,而且削弱诸侯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此时的主父偃还有其作用。但公孙弘力主严惩主父偃,送上了让武帝拉不下面子的话:“齐王自杀无后,国除为郡,入汉,主父偃本首恶,陛下不诛主父偃,无以谢天下。”武帝的面子当然比小小的主父偃的生命更重要。锋芒毕露的主父偃最终得了个族诛的下场。虽然他有贿赂劣迹,但族诛的惩罚也太过了。公孙弘阴暗的一面暴露无疑。
元朔五年,肆行不法的胶西王相位空缺。公孙弘忌妒博士董仲舒,便乘机向武帝推荐董仲舒为胶西王相,想通过胶西王加害董仲舒。不过,由于董仲舒比较善于处理与胶西王的关系,加上他的赫赫名声,胶西王反而很尊重他,自然也就没有加害他。公孙弘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虽然此事武帝也负有一定的责任,但公孙弘的心术不正在此次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公孙弘四十岁后,才开始钻研儒家经典《春秋》,他秉承了儒家的那套伴君原则,而且对自己还是有着深刻的了解,虽不能做到知人者智,但能自知者明也足以。几十年的丰富人生阅历,他知道武帝是一个喜欢独断专行的专制集权皇帝。特别是内朝建立以后,此前作为百官之首的丞相,早已被排斥在朝廷重大决策之外。公孙弘明白这一趋势,所以他小心翼翼,不争权,甘作配角,唯武帝马首是瞻。公孙弘是一个知进退的人物。元朔元年,发生了淮南和衡山的俩诸侯王谋反案件,被牵连的朝廷重要人物不下万人。但公孙弘为求善终,他主动辞去丞相一职。但武帝并没有答应让他在相位上善终。这也是他为官哲学的最好体现。总体上来说公孙弘是幸运的,他虽然未能善始,但终究得以善终。这当然与他的为官哲学有关,但和武帝对他的信任也是分不开的。武帝信任的并不是他的才能有多优秀,而更多的应该是他的处事之道。忽然发现自己说的公孙弘太阴暗了,有点偏颇了。公孙弘以儒生荣登相位,开辟了一个时代,他在儒家思想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虽然其思想创新上的贡献难以与董仲舒比肩,但他作为丞相,开设太学,培养儒生。在相位上为天下儒生可谓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这种为官之道更多的武帝专权的政治形势决定的,我们应该给予更多的原谅。

公孙弘属于典型的大器晚成,直到六十岁,孔子称之为“耳顺”之年,现在的退休年龄时才开始崭露头角。在西汉时期还没有科举考试,所以有一套自己的举荐人才的方式。当时把人才称之为“贤良方正”或“贤良文学”。而举荐这类人才通常由郡守、公卿、高级官吏等人推荐,送至朝廷。然后皇帝要对他们进行考察,给他们出题要他们对策,对策成绩出众的就会被授予官职。公孙弘就是由这样的程序脱颖而出,以贤良文学的身份在朝廷做了博士。这个博士不是学位而是官位,负责掌管书籍典章。不过公孙弘的仕途也并非一帆风顺,他曾出使匈奴,回来向武帝刘彻汇报工作。刘彻对他的汇报不满,认为他没什么能力,把他斥责了一番。于是公孙弘便上书称病,辞职回家了。

其中最最具有说服力的例子,莫过于齐地菑川人公孙弘在“耳顺”之年,以白衣而为博士、内史、御史大夫,直至丞相,封平津侯,风光无限,显赫一时,成为普通儒生用孔子这块敲门砖撞开利禄大门的一面旗帜,使天下读书人在经历了秦始皇“焚书坑儒”的苦难,无赖皇帝刘邦拿儒冠当作尿盆使的屈辱,窦太后逼着辕固生赤手空拳搏斗野猪淫威之后,终于看到了隧道尽头的亮光,冬去春来的希望,扬眉吐气有期,弹冠相庆可待,于是乎个个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准备到官场上一显身手,大展抱负,用东汉大历史学家班固的话来说,就是“公孙弘以治《春秋》为丞相封侯,天下学士靡然乡风矣……自此以来,公卿大夫士吏彬彬多文学之士矣”。

董仲舒

当然他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优秀品格,比如说他很节俭,睡觉盖布被,吃饭只吃一个荤菜和粗米饭。因此汲黯指责他是“作秀”。但这样的指责并无道理,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做一辈子秀,公孙弘的确比较清廉,他自己生活很简朴,俸禄则多用来接待朋友宾客,家中除了自己的工资收入外,并无多余财物。因此他孝顺父母,轻财重义,身居高位,率先垂范,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同时他从草根到宰相的奋斗经历也激励了很多人,使得众多学子效仿,既促进了社会的文明程度,也弘扬了重儒之风。此外作为一个儒家学者,他在儒学方面的贡献很大,同时又把儒学引入官方教育,制定出了全面系统的教育制度,对于促进封建社会教育的发展也有很大贡献。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自汉武帝刘彻独具慧眼,听取董仲舒等人的意见,推行“更化”政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生的遭遇宛然新旧两重天,“换了人间”,其身价地位就像当今股票市场的“牛气”似的,一个劲的往上猛蹿www.

到了秦始皇时,儒家遭遇了灭顶之灾,焚书坑儒不是杀读书人,而且坑杀儒生,因此儒生们和秦势不两立。到了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鲁地的儒生们带着孔子的礼器去投奔他,当时的大儒孔甲还被陈胜封为了博士,并在后来和陈胜一起被章邯消灭。陈胜本来没有什么大德大能,为什么这些儒生会去投奔他呢?主要的原因还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埋下了祸根,儒生们对秦恨之入骨,因此才会去依附于陈胜反秦。

澳门金莎,不过这一次的挫折并未断送这位未来名臣的仕途。十年之后,刘彻再次从基层选拔人才,此时公孙弘已经七十岁了,但仍旧被推荐上来。刘彻亲自出题要这些被推荐的儒生对策。他出的题目是:现在如何能达到远古时代那种国泰民安的境界?天人之道最根本的是什么?天文、地理、人事的法则是什么?公孙弘在对策中强调了君王自身须正,对待百姓要有信义。提出了治民之本的八条原则,并指出“仁、义、礼、术”四条是治理天下的根本原则和方法。最后指出“顺应天德”便会和谐兴旺,“倒行逆施”就会灾祸降临,这就是天文、地理、人事的法则。

到了汉高祖的时候,刘邦十分讨厌儒生,这是出了名的,因此儒家思想还是一直处于被打压的状态。到了汉文帝时,启用了一些儒生,但也仅限于对礼仪制度的修订等方面的工作,并没有让他们参与国家的核心事务和大事的决策。到了孝景帝时,窦太后和孝景帝都奉行道家的“黄老之术”,推崇“无为而治”,儒生们还是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

公元前121年,担任了六年丞相的公孙弘病逝于任上。在他之后武帝时期的丞相这个位置成了最危险的职业,除了一个石庆得以善终外,其余的丞相全部被杀或自杀。而公孙弘从一个猪倌,一路奋斗到丞相的位置,又能得到善终的确是一个传奇。而他四十始学,七十入仕又是大器晚成的典范,因此他的经历犹如一部励志大片,带给后人很多正面的能量与启示。

时来运转的时候终于来了,到了汉武帝继位之后儒家思想得到了重视,皇帝推崇儒家思想,这个时候儒生们的春天来了,田蚡做丞相的时候,废弃了道家思想,招揽了数百儒生入朝为官,公孙弘一介儒生,竟然能靠熟读《春秋》而官拜宰相,位列三公,被封为平津侯。于是天下的学子们都开始研究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又恢复了生机和活力,这不能不说是田蚡和汉武帝的政策导向发挥了作用。

除此之外公孙弘还提出过一个对后世影响很大的政策。就是“禁弓弩”,因为当时社会不太平,频频发生官吏被杀的事件。公孙弘认为十个贼人张开弓弩,一百个官吏不敢上前。所以禁止百姓携带弓弩就等于没有了杀伤性武器,这样在都是短兵相接的情况下,就一定是官吏的一方得胜。刘彻为此还组织群臣讨论,结果到底还是没有通过。不过这也使得公孙弘成了禁止私人持有武器的第一人,而后美国关于禁止民间持枪的讨论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处。

公孙弘在很多人眼里是个没有原则只知道奉迎君主的人,但是做为儒生,他要保护儒生这个群体的利益,因此他写了一份奏折。在文章中阐述的儒家思想对于治国理政的重要性,并把对于儒家思想学说的考核,做为官员选拔、考核、晋升职位的一项重要指标。于是全天下的人不管是儒生还是在职的官员都开始上行下效,开始变成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了。这不能不说是公孙弘做的一点好事,尽管动机并不伟大,甚至有点自私,但是天下儒生都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今天我们要说说这位从猪倌到宰相的西汉名臣公孙弘。公孙弘堪称是西汉头号“励志哥”,他出身低微,大器晚成,最终成为文臣之首,而且得以善终。公孙弘是齐地菑川薛县人,年轻时当过狱吏,但没干多久就因为犯错被免官,为了奉养老母,他不得不在海边以放猪为生。他放猪一直放到了四十岁才开始学习儒家经典。按孔子的说法,“四十而不惑”,这个年纪的人是应该事业有成了,因此孔老夫子才说:“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矣。”。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到了四十岁还默默无闻,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过公孙弘的出现却打了孔老夫子的脸,因为公孙弘就是在四十岁时才开始刻苦学习,并且最终事业有成的。

到了汉武帝时,董仲舒提出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得到了汉武帝的认同,做为一代大儒,董仲舒清正廉洁,不随波逐流不违背初心,而不像公孙弘一样精于世故,总是按照皇帝的意思去做,因此公孙弘十分讨厌董仲舒,且董仲舒的精于《春秋》,就算是公孙弘也不能与他相提并论,因此他的学识也遭到了公孙弘的嫉妒。对于自己的敌人公孙弘从来就没有仁慈过,主父偃就是间接死于公孙弘之手。对待董仲舒公孙弘没有把他搞死,而且让他远离了权力中心,你有本事可以,你去穷乡僻壤传播吧,只要远离了皇帝,不妨碍我就饶你不死!

当时参与对策的有一百多位儒生,公孙弘的对策并未引起主考太常的重视,而是被排在下等呈给皇帝。但刘彻独具慧眼,很欣赏公孙弘的思想,便把他的对策选拔为第一。接着便召见公孙弘,再次任命他为博士。因此公孙弘的仕途在七十岁时才开始起步。得了对策第一后他还未尽兴,又给刘彻上书提出整顿吏治,而且口气比较大,以周公旦自居。刘彻便问他自比周公如何?公孙弘说自然比不上,但自己懂得治理国家的道理,就如同训练禽兽,锻造木石一样,人对于利害好恶的认识,岂是禽兽木石相比的?所以用一年的时间使国家发生变化都算很慢了。刘彻听他这么一说也很惊讶,决定慢慢考察一下这个人。

一个人的历史,一家之言。

西汉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强盛的封建王朝,不仅是因为出了几位有作为的皇帝,而且人才辈出。有了充足的人才储备作保障,西汉才能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在西汉的历任皇帝里面,汉武帝刘彻时期的人才最为茂盛。刘彻其人虽说毛病不少,不能说是一位明君,但他却有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选拔人才不拘一格,无论出身多低微,只要有真才实学就会得到重用。如牧羊的卜式,打柴的朱买臣,刀笔小吏张汤,不得志的书生主父偃等等,都是草根出身,但凭自己才学都得到了刘彻的重用。还有从奴隶到将军的卫青,从猪倌到宰相的公孙弘,出身低微的二人最后却成了文官与武将中的老大,这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的争斗从来就没有停歇过,只不过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的问题,有一次大儒辕固生和黄生辩论,提到了朝代更替的问题,黄生做为道家思想的代表,说商汤和武王并不是继承王位,而应该算是谋朝篡位。辕固生并不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夏桀和商纣横征暴敛,才导致天下大乱,因而商汤和武王才以有道伐无道,这不是谋朝篡位而是顺应民意,这才是所谓的天命所归民心所向的本意。辕固生又对黄生说,按照你的说法,难道高祖刘邦灭秦登得大位也是谋朝篡位吗?孝景帝看到局面接近失控,便定下规律不得讨论朝代的更替这不算是愚蠢的行为,才终止了这场论战。

首先公孙弘也确实有能力,刘彻身边本来人才就很多,谁有能耐谁没能耐他自然是很清楚的。至于公孙弘具体有哪些政绩,史书都没有明确记载,只是说他反对设置朔方、五原二郡,认为劳民伤财,没有实际用途。刘彻没有采纳他的意见。但公孙弘却始终坚持己见。后来刘彻让朱买臣和他辩论设置朔方郡的好处,公孙弘辩不过朱买臣,便不再阻止,但还是让刘彻停止了兴建西南夷工程和沧海郡。

每一种学说思想都要有与其相称的时代背景,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没有对与错,只有适合与不适合。

除了自身的能力外,公孙弘为人低调圆滑,会看风使舵,而且善于自藏锋芒。在朝中议事时,他常常提出几个方案让皇帝自己去决定,有时候和其他的大臣观点对立也从不在朝堂之上发生争执。他与公卿提出某些建议,可到了皇帝面前又完全背弃事先约定,而是顺着皇帝的意图说。因此当时最有锋芒的一个直臣汲黯很看不上他,给他下了一个“齐人多诈”的评语。而且多次指责他道貌岸然,心术不正。但公孙弘也并不和汲黯起冲突,刘彻问及他时,他就说:“了解我的人认为我是忠心的,不了解我的人认为我是不忠心的。”因此给刘彻留下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好印象,对他更放心了。

孔子

而后公孙弘的仕途就开始了平步青云,一年后被提拔为左内史,三年之后又被提拔为御史大夫,位列三公。两年后又接替了薛泽成为西汉丞相,位极人臣。在他之前这个位置都是有列侯爵位的人才能担任,而公孙弘可以说是西汉第一位布衣成丞相,所以按照惯例也该有爵位,于是刘彻便封他为平津侯。公孙弘仅用了六年时间就从一个平民百姓座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宝座。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坐火箭上去的,那么他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

申公是鲁国人,高祖的时候他跟随师傅一起去见过高祖刘邦。后来到了吕后的时候,申公到长安游学,和刘郢同时拜在了浮丘伯门下学习。后来刘郢被封为楚王,便让申公做自己儿子的老师,不过刘郢的儿子不愿意学习,因此从心里十分讨厌申公,因为申公对他这个学生十分严厉。太子刘戊继位后就把申公监禁起来,为此申公感到十分羞耻,便会到了鲁国闭门不出专心治学。孝景帝的时候,申公的弟子推荐申公给孝景帝,孝景帝便问申公治国的道理,申公说当政的人不必说太多的话,只要关注事情办的怎么样就行了。但是朝廷当时的风气文过饰非,大家都喜欢歌功颂德,因此孝景帝对于申公的回答很不满意,但是既然人都召来了,就只好封了大夫之职,但并不采纳申公的建议和主张。不久之后因为申公的弟子犯错,申公就辞去了官职回家养病,不逢其时就算有能力也不会得到重用的。申公尽管在政治上没有突出的建树,但是他在教育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申公门下的十几个弟子都清正廉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但要是认为公孙弘真是宽宏大量就错了,史记上说他是:“性意忌,外宽内深。”实则他心胸狭窄,嫉妒心强。容不得比自己高或自己看不惯的人。比如他和齐相主父偃不和,主父偃因为涉嫌逼死齐王被收押,本来刘彻想从轻处置,但公孙弘却对刘彻说“非诛偃,无以谢天下!”结果主父偃被斩诛族。对于曾当面斥责他的汲黯更是恨之入骨,但一直找不到汲黯的过错,因此向刘彻推荐汲黯担任是非很多的一个职务右内史,想让汲黯栽跟头。但汲黯为人耿直廉洁,在这个位置上干得很出色,使得公孙弘的阴谋落空。还有当时的大儒董仲舒与公孙弘不和,公孙弘也用对付汲黯的方法推荐董仲舒担任胶西王相,想通过胶西王之手除掉董仲舒,但也同样没能得逞。再有就是当时有一位着名的游侠郭解,被抓住后按律应该释放,结果也是公孙弘说了一句“以睚眦杀人,大逆无道。”郭解才被斩诛族。可见他一句话导致了多少人人头落地,作为一个满嘴仁义道德的儒生,这样的作法实在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