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8

他官至上将,包办婚姻的妻子不识字,有人劝他再娶,他却拒绝了

张治中是爱国将领,在民国时期官至上将,而他的妻子不但和他是包办婚姻,而且不识字。当时很多达官贵人要么抛弃包办婚姻的发妻,要么再娶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学生。可是张治中对妻子情深意重,不但没有抛弃妻子,也没有纳妾。

1909年,正在扬州当警察的张治中接到家中老母一封来信,让他回家成亲,未婚妻名叫洪希厚,比张治中小2岁,二人是指腹为婚的娃娃亲,张治中并不陌生,但二人之间,却有着不小的差距,张治中风度翩翩,读书十年,而且从小闯荡社会,见多识广,而洪希厚只是个目不识丁的乡下妇女,无论怎么看,二人都不般配,但张治中却认了这门婚事,回乡与洪希厚成婚!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导读:1909年,17岁的洪希厚按照当地洪张两姓联姻的习俗,嫁给了同样来自贫寒人家的张治中,并陪伴他直到1969年去世。张治中的儿子张一纯说:“‘国共’两党高官唯有俩人一生只有一位夫人:共产党有周恩来;国民党有张治中。”张治中的女儿张素我说:“母亲没文化,到北京之后因为要参加会议,才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因此,当时国民党中不少要员都和张治中开玩笑,劝他另娶出身高贵的小姐。而当时高官家庭连娶三妻四妾并不鲜见。张治中却说:“她是我孩子的母亲,也是我的家乡人,抛弃了她,我将来何以向子女交待,何以面见家乡父老?”

这世间有种人自己不讲道德,还希望别人和自己一样不讲道德,居然有人看不惯张治中有一个包办婚姻的妻子,觉得他们不般配,竟然提议张治中再娶一个美貌娇妻。

结婚之时,张治中19岁,洪希厚17岁,虽然洪希厚没有文化,但婚后的张治中,对妻子洪希厚很是敬重,可惜的是,结婚没多久,张治中便因为工作原因离开老家,洪希厚便在家里侍奉婆婆,照顾几个年幼的小叔子,生活虽然艰苦,但洪希厚却无怨无悔!

据张素我姐弟等人回忆,“母亲一生对父亲的工作从不乱发表意见,但有一次,母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此时,张治中准备赴淞沪抗日战场,他的四弟张文心也将前往。张文心七岁时即由洪希厚带大,两人感情深厚,洪希厚对丈夫说:“开战时,让文心留在你身边,好吗?”对于妻子的这一请求,张治中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仗一打起来,是不分前后的。这次去上海,我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作为一名军人,文心也应当如此。”

听到如此提议,张治中很生气,严辞拒绝,还说:“她是我的结发妻,和我同甘共苦,还是我孩子的母亲,也是我的家乡人,抛弃了她,我将来何以向子女交代,何以面见家乡父老?”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作为有识之士,张治中也加入反清行列,开始革命,第二年又报考军校,很是繁忙,就连父母离世,张治中都没能赶回来奔丧,全靠洪希厚一人苦苦支撑,在公婆离世后,家里穷的揭不开锅,23岁的洪希厚无奈,只能带着带着7岁的小叔子,返回娘家艰难求生!

张一纯说:“任何时候,只要不打仗,父亲和母亲总是在一起。母亲善于持家,我们全家的衣服鞋子都是母亲自己做的,他们从不让我们做少爷小姐。”1937年“淞沪会战”结束后的一张照片上,张素我与父母合影,“我与母亲长得很像”。这时的张素我正在父亲1929年创办的洪家疃黄麓小学担任校长。秘书陶天白,曾在张治中后来创办的黄麓师范学校求学,他记得张治中亲题的校训是:敬勇诚毅。他回忆说:“当时他是国民党中央军校的教育长,军衔为上将,一个月的薪水与蒋介石、冯玉祥等人一样,都是800银元。当时南京市民一个月生活费是3个银元,所以他余下来的钱很多。有些军政要员把余下来的钱,或讨小老婆,或游山玩水,或盖别墅;而他认为民族的振兴重在教育,所以他把这些钱留下来兴办学校,这一点令人很佩服。”

张治中出生于清朝末年,家境贫穷,祖父和父亲都是普通劳动者,但是他父亲很有见识,无论家里再穷,也要供孩子上学读书。张治中六岁入塾,读书的时间有十年。

图片 4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作为国民党要员的张治中言论激烈。到1925年夏,他“言论和态度,都被‘右派’所看不惯,”因此被“右派”视为“红色教官”、“红色团长”,把和张治中关系密切的邓演达、恽代英、高语罕称为“黄埔四凶”。“周总理和我父亲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他们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大革命时期’。”张一纯回忆起周恩来与父亲的往事,思绪一下子回到了1989年。

图片 5

对于妻子做的这一切,张治中全部看在眼里,对于妻子,满满的全是敬意,后来张治中事业有成,将洪希厚接到身边,只要不打战,便在家陪着妻子,尽力补偿对妻子的亏欠,而妻子洪希厚,对丈夫的表现,可谓是满意至极,更加与丈夫恩爱,1915年,张治中与洪希厚的长女张素我出生,此后,洪希厚有接连给张治中生下2女2子,一家7口,其乐融融!

这年的春天,邓颖超邀请张治中子女去做客,她对张一纯说:“你父亲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我们这位老大哥喜欢开玩笑,他讲笑话,别人哄堂大笑,可他自己却一点儿也不笑。”邓颖超举例说,“1925年我同恩来在黄埔军校结婚,那时恩来是政治部主任,你父亲是新兵团团长。我们结婚很保密,除了你父亲,别人谁也没告诉。谁知你父亲一定要请客,他安排了两桌酒席,找了几个会喝酒的人来作陪。那次他自己一口酒都没喝,却把恩来灌醉了。最后他找来卫兵把恩来抬回去,直到第二天,恩来的酒也没醒。这件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后来张治中因家贫无力升学,只能在“吕德胜号”商铺里做过学徒。但当学徒也并非是坏事,从那时他接触并阅读报纸,喜欢写字,开阔了眼界,然后参加反清斗争,一步一步走向事业煌煌。

图片 6

张素我说:“母亲和父亲是指腹为婚的,相濡以沫一辈子。母亲没有文化,却跟着父亲见过许多大世面,她性格开朗,与宋氏姐妹、何香凝等许多高官夫人交好。”当张治中和“中共”接触后,洪希厚又和邓颖超成为好友。

包办婚姻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张治中家境贫穷,他父母给他娶的妻子自然是贫家女子。张治中的妻子洪希厚当然出身贫穷人家,贫穷人家是无钱送女儿上学读书的,所以洪希厚不识字。

民国时期,是新旧思想碰撞的一个重要时期,这个时期的名人,最大特点便是喜欢抛弃发妻,迎娶白富美,鲁迅抛弃朱安,郭沫若抛弃张琼华,徐志摩抛弃张幼仪,名流如此,高官更是如此,蒋介石抛弃3个老婆,迎娶宋美龄,陈诚抛弃原配妻子吴舜莲,迎娶谭详,孙立人抛弃原配龚夕涛,迎娶张晶英……

张治中有文化,发妻洪希厚没文化,两人没有共同语言,可是张治中从来没有嫌弃过妻子,反而尊重妻子,忠于妻子。洪希厚虽然相貌不出众,也没啥文化,可是她为人温柔贤惠,勤俭持家,让张治中后顾无忧,可以专心奋斗事业。

在张治中发迹后,也有人劝张治中休掉目不识丁的洪希厚,迎娶一位白富美得了,既有共同语言,带出去又有面子,听到这话,张治中微微一笑,说道:“那是我孩子的妈,也是我家乡人,抛弃她,我如何跟孩子们交代?如何面对江东父老?”。

图片 7

图片 8

洪希厚为丈夫生下了三女两子,她不但精心抚养自己的儿女,还抚养大了张治中的幼弟张文心,张文心七岁时由洪希厚带大,虽是叔嫂,却情如母子。

张治中说到做到,此后,一直与发妻洪希厚恩爱有加,直到1969年,78岁的张治中离开人世!

后来张治中准备赴淞沪抗日战场,张文心也要奔赴战场。洪希厚怕战场中枪弹无眼,张文心遇到生命危险,就向张治中提出要求,希望开战时,让张文心跟随张治中身边,这样安全。可是却被张治中拒绝,原因是他的家属要和普通士兵一样,不能例外。

当然张文心吉人天相,没有在战场上牺牲,1995年才病逝,享年89岁,这是后话了。

图片 9

张治中对妻子洪希厚非常有情义,只要不打仗,他就待在妻子身边,他们相互相伴一生,白头到老。一旦有什么应酬,张治中也带着妻子,从不嫌弃妻子是旧式妇女。

糟糠之妻不下堂,富贵发达后还对自己的结发妻有情有义,张治中就是这样做的,他在婚姻上的道德让人敬佩。

相关文章